罩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罩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资荒人荒地荒农业高成本何解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3:00 阅读: 来源:罩衣厂家

长期以来,相对于农产品的价格的涨幅,农业生产环节利润水平不高却是不争的事实。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农资产品等价格近年都有比较明显的上涨,此外,劳动力成本、土地流转成本的上升也推高了农业生产成本,进一步挤占了本就微薄的生产收益。

农业“高成本时代”渐行渐近

“农业生产正在进入高成本阶段。”农业部部长韩长赋此前曾公开表示。

近期,农产品价格轮番上涨,原因众说纷纭,如“供需关系变化论”、“中间环节加价论”、“人为炒作论”等等。上述原因确实在短期内不同程度地推高了农产品价格,但在更深层次上,随着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速,我国农业距离“高成本时代”已渐行渐进。

农资涨价“最闹心”

尿素涨了,甘肃农户老李家每亩地仅此一项的成本就不得不提高3元。

工钱涨了,农户老叶请人插秧,工钱一天100元,比去年提了20元。

田租涨了,农户老丁租了100多亩地,今年地租已经上涨一亩地225公斤谷子。

“老李”、“老丁”们不是个例。不管时代如何进步,从南到北的春耕总是寄托着所有人的希望。然而,就在当前春耕春播时节,生产资料价格以及劳动力等价格持续高位运行,让农业生产成本不断上涨,让农民“望田兴叹”。

分析人士认为,农业生产已经进入“高成本时代”,高企的成本对物价上涨构成较大压力。政府应通过提高补贴水平、加大农业基础设施建设、促进规模化发展等措施,减小成本上涨对农业生产带来的冲击。

有人说,春耕时节,如果问什么最受农民欢迎,答案一定是农业科技;什么最让农民“闹心”,答案一定是农资涨价。

在江西省重要产粮区抚州市临川区站上村,村民周国昌对今年化肥涨价感受颇深。他说,尿素每50公斤涨了10元,磷肥每50公斤涨了5元,去年买50公斤复合肥要120元,今年涨到了150元。掐指算来,一亩地每季买化肥的钱要250元左右。

“每亩地一次施肥20多公斤,一次要多花10元。”在采访中,深受化肥涨价困扰的声音不绝于耳。自去年11月份以来,中国的尿素价格连续6个月呈上涨势头。数据显示,尿素价格指数已由去年11月中旬的1134.73点上升到5月16日的1323.09点,上涨幅度达到16.6%。这也带动化肥市场价格总体上涨。来自大宗产品电子商务平台金银岛的数据则显示,国内尿素市场迎来反常走势,清明节后不跌反涨,只有在中旬时平稳小幅暗降,基本保持上行走势。

除了化肥,农药、种子价格也在涨。来自吉林省方面的生产数据显示,今年主要农资产品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比如地膜13800元/吨,同比上涨3.6%;农用-20号柴油9520元/吨,同比上涨13.7%;玉米种子平均13元/斤,同比上涨8.3%。

而中原期货调研报告则指出,冀鲁豫三省小麦种植在计算各项成本后,收入或出现“两季赚一季”的情况,这还不包括人工成本。可以得出结论的是,农资价格的快速上涨,不断侵蚀着本就微薄的种粮收益,让正在春耕春播的农民面临不小的成本压力,农资价格不断攀升令粮农忧虑。

山东聊城市茌平县冯官屯镇农民赵玉军对此深有同感,他说一亩地一年可种小麦、玉米两季,在不算人工投入的情况下,一亩地一年也赚不到1000元,即使一年种10亩地,收入也不过1万元,出去打工一年怎么也能挣2万多元。

因此,有专家认为,长期来看,实现中国农业与农资行业平稳供应,除应向生产技术要效益外,还应改变化肥等生产资料粗放式的使用方式。此外,还有专家建议要利用测土配方等措施提高化肥的使用效率。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的尿素消费量已占到全球使用量的35%左右,比中国耕地面积占世界不足10%的比例高出不少。

农村出现“用工荒”

生产要素成本的上涨不仅仅体现在农资方面,中长期看,人口红利、资源红利逐步削减的情况下,越来越高的人力成本显然也在影响着务农成本。

在媒体的报道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景象:5月中旬,正是大田播种农忙时节。然而21岁的曹帅男却没有像他父亲一样在地里劳作,而是操着剪刀在顾客的头上“耕耘”——他是一名美发师。虽然他身份证上显示他的信息是吉林省绥化市北林区连岗乡农民,然而他却很难找到农民的感觉,16岁就进城打工的他已经离土地越来越远。

曹帅男的经历代表着一代人。越来越多的农村年轻劳动力走出家门奔向城市,妇女、老人和儿童留守农村。这样的结果是,农忙时人手不够,越来越多的地需要雇工,而短缺的临时工价格也水涨船高,直接挖去了农民一大块“到嘴的肉”,农民普遍反映负担过重。第二次全国农业普查显示,全国农业从业人员中50岁以上的占32.5%。同时,在另一项调查中显示,20岁以下的农民工中高达61%的人愿意留在城市。

农民们对此有着深刻的体会,有农民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好多家庭子女都在城里工作,平时还好,每到收割粮食时就发愁。“早些年,只要给几瓶啤酒,一些凉菜,就能找到一些闲散的劳力干活。现在时代不同了,人力贵了,也不愿意吃苦了,别说在城里找到多好的工作,就是做建筑工也比帮人收小麦挣钱多。”

农村劳动力短缺、年轻劳动力的日益流失已不容忽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劳动力的大量转移,造成农村劳动力严重缺乏,提高了劳动力价格,特别是农忙季节劳动力雇工成本明显增长,而且实施新劳动合同法后,农民工的合法利益得到保护,农民工工资明显上涨,这对农村雇工费用上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记者了解到,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务工,不少农村已出现“用工荒”现象。有报道显示,农忙时节,农民根本雇不到人收割稻谷等农作物。在某些地区,雇人翻地费用由去年的100-120元/天,到今年上涨到150元以上,涨幅超过30%。预计今年雇人插秧费用收割费用将达到200元/天。靠近越南的广西部分边界地区,近年甚至开始出现越南非法劳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曾指出,农业生产需要考虑机会成本,城市“用工荒”造成农民工的工资普遍大幅上涨,这势必会推高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力成本。

校服

安康职业装设计

七台河订做工作服

十堰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