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罩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因为存钱不如存人这对夫妻生了11个儿女细小棘豆

发布时间:2020-10-19 01:50:37 阅读: 来源:罩衣厂家

因为存钱不如存人这对夫妻生了11个儿女

孩子称家是“黑暗的陷阱”

这户村民成为四川当地政府的“老大难”,乡邻则厌恶排斥

何洪是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村民,1995年在上海打工时带回一个安徽女人,组建家庭。此后,一个又一个孩子出现在这个家庭。至2012年7月当地政府给何洪妻子安环节育前,两人已生养了11个孩子,被当地人称为“超生游击队”。更令当地人不解的是,何洪并未缴纳“超生罚款”,而且除了最后一个小孩给亲戚抱养外,其他孩子都上了户口。

诸多疑问背后,当地镇政府讲述着“工作的棘手”,乡邻毫不掩饰表达着“厌恶和排斥”,何洪与家人则感慨着“生活的孤独”。

乱七八糟的生活

“姐姐情愿租房打工,也不想回来。”

何洪的家位于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一棵大黄角树下,一栋两层青砖楼,门口和屋内都堆满了衣服和杂物,碗筷、粮食、肥料等日用品夹杂其间。何洪说,这些大多都是捡来的废品。一家人每天就在这些废品间倒头睡去,醒来就近随便抓身衣服穿上。有当地村民说:“他们的生活看起来乱七八糟。”

楼房两旁是垮得只剩石墙的偏屋,有的用来养猪,有的用来做饭。晴天,废品伞下的石灶尚能喷出火焰;到了雨天,一家人便只能吃着夹生饭或冷饭,睡觉的屋子也会积水淹脚。

何洪夫妻就在这个屋子里生养了11个孩子,7女4男,包括2005年出生的一对龙凤胎。最大的是女儿,刚满18岁,已外出打工;最小的也是女儿,不满4岁,抱养给亲戚;另外9个孩子都在家中生活,有4人在上学。这些孩子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都比同龄人瘦小。

老二何君徽是个男孩,今年17岁,已辍学两年。他会熟络地跟着父亲招呼客人,并不断抛出“反腐”、“找工作”等社会话题避免冷场,谈吐间有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他描述,自己的家是“黑暗的陷阱”,生下来就困在这,找不到出路。“我姐姐就刻意避开这里,哪怕在外面租房子打工,也不想回来。过两年我也想出去闯,我想改变命运。”

为何生11个孩子

“只要一个孩子出息,一家人的命运就改变了。”

1995年,在上海打工的30岁的何洪把26岁安徽女人张杏子带回家,没有摆酒,没有领结婚证。1996年,大女儿出生。1998年,老二出生。1999年,老三落地。此后,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

何洪解释,之所以生这么多,是想用孩子改变家庭命运。“存钱不如存人,只要一个孩子出息了,再带带兄弟姐妹,一家人的命运就改变了,也能为国家多做贡献。”

张杏子说:“我们不是刻意要这么多娃儿,只是不懂避孕,怀上后就舍不得打掉,加上我老公是个赤脚医生,每次都自己接生,然后就越来越多了。”

“我们穷,交不起罚款,他们也就不管。”这是何洪的说法。当地村民则称,主要因为当时何洪的大哥何学文任三台村党支部书记,讲了情面。三台村现任村主任唐朝才也如此认为。

何学文辩解,当年对何洪计生失败主要是他们夫妻不配合。“我那个兄弟媳妇有精神病,我兄弟又不讲道理,好多次硬绑都没效果,怕闹出人命。”

蓬南镇一名副镇长对此问题的回应与何学文类似,他表示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有几次已经拉到医院手术台,何洪夫妻还是挣脱了。“那个女的是外省人,他们之前也没领结婚证,我们下去查他们就躲,监控起来确实麻烦”。

为何户口低保都有

村民指不公平,镇长称是节育的交换条件

“真的很不公平,他不但生了那么多,而且每个都上了户口,一家人还吃着国家低保”。提起何洪与他的家庭,三台村村民与相邻的上湾村村民都很排斥。

何洪家的户口簿显示,除最后一个孩子外,其他孩子确实都有户口。对此,当地村民和三台村村主任唐朝才给不出答案,而何洪本人给出的回答又与蓬南镇政府的讲述截然不同。

何洪说,这些孩子的户口都是临近上学时跑到政府各个部门“求出来的”,“我交不起罚款,但去多了,他们也觉得可怜,就给上了”。

蓬南镇政府一名副镇长则讲述,这些孩子的户口是在前些年一起上的,“当时何洪终于同意老婆安环(节育),我们从以人为本出发,也就帮他办了”。镇政府材料显示,张杏子2012年7月安环节育。何洪家的户口簿登记日期则定格在2013年2月。

“存人”真有好处吗?

“生活在这里真的很孤独,没有人瞧得起我们。”

然而,何洪夫妻和孩子却对自己的生活有另一种描述。针对村民的投诉,何洪形容是“扣的屎盆子”。“小孩子不懂事,到别人地里摘果子或玉米这种事确实有,但我从没教唆他们,我还时常因此打他们。结果村里出了什么事都往我们身上推,都往我们身上骂。”何洪多个小孩也说,父母不让他们去偷人家东西,饿了会去路边摘野橘子吃。

何洪承认接受了政府的救助,但他不承认是自己“闹的”,而是“一次次求来的”。对于新建房屋的款项,他称是向政府借了3万多元,其余的钱是向亲戚朋友凑的。

“生活在这里真的很孤独,没有人瞧得起我们。”何洪说,好多次想举家搬走,但走投无路。如今,他渐渐觉得当初“存钱不如存人”的想法是错的,但到了这步田地,又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一阵刺耳的哭声打断了何洪的讲述——老七和老五玩牌出现争执,打起架来。何洪和老二赶紧跑去劝阻。此时,家里最小的孩子已倒在屋门口熟睡,其他孩子默默守在母亲身边。张杏子往灶里添着柴火,连说了两句:“这辈子命苦。”

广东农民认为生两个最合适

但粤西、粤东相对重男轻女

“存钱不如存人”,何洪的观点在农村并不罕见。去年5月,苏州媒体报道,一户自徐州到苏州打工的农民工,有10个孩子,因为家长看顾不了,仅5岁的第七个孩子溺水身亡,一家人的生活依靠捡破烂和外人接济勉强温饱。

但“存钱不如存人”绝不是农村主流的生育观。2013年,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发布“2012年农村生育观广东省村民评价民调报告”。报告显示,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及不断高企的生活成本,广东农民生儿育女的观念正在发生改变,认为“生两个最合适”。

根据报告,77%的受访村民认为一个家庭生两个孩子最合适,认为生三个以上合适的村民合计还不到15%。

农村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观念现在也有所松动。在家庭是否要生个男孩的问题上,多达53%的受访村民表示“没有也无所谓”,这个比例超过坚持要生男孩的人的比例,44%的受访村民认为肯定要生男孩。

深入分析,调查显示,年龄越大、收入越低的村民,越坚持要生男孩。而学历越高的人,越认为无所谓,大专及本科以上学历的受访村民中,多达72%的人认为儿子“没有也无所谓”。

从不同地区来看,认为家庭肯定要生男孩的村民,粤西地区最多,达58%,比珠三角地区明显多出28个百分点,重男轻女观念尤为凸显;其次是粤东地区,比例为52%。

养儿防老的观念仍是主流。调查显示,高达65%的受访村民认为,在农村养个儿子防老是“重要”的,尤以粤西村民为甚,比例达到77%,高出珠三角21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经济最发达的珠三角地区,也有超过一半的村民认为养儿防老“重要”。

不过,生仔容易养仔难,育儿成本高企的感受已由城镇扩展到农村。如今农村的年轻人一样讲究科学育儿,一年下来,尿片、奶粉都要花不少银两。谈及养育孩子的成本,58%的受访村民认为“贵”,而表示“不贵”的比例刚过三成,为32%。

见何家孩子

村民就关门

镇干部说何洪“绑架”了政府

上户口一事的“两个版本”,只是这个家庭现实生活的一个缩影。

据村民讲述,何洪时常教唆孩子到村民家中或地里偷东西,“只要他们看得眼热,转眼就没了,所以村里人看到他们就关门”。记者亲见村民见到何家孩子就关门或躲开的场景。

蓬南镇上述副镇长认为,何洪“很无赖”,隔三差五就到镇政府要补贴,如不同意就到县里信访,“我们很多时候只能息事宁人”。来自蓬南镇民政办主任杨燕中的数据显示,何洪一家2006年开始就有8人享受低保,每月共880元;2014年临时救助2800元,2015年至今已救助500元;每到农忙时节,政府还帮其购买种子、肥料等;2014年3月县民政局还拨款帮其新建房子。杨燕中说:“我们最初的预算是4.6万元,结果他不按规则,硬生生要了11万元补贴。你不给,他就闹,真是把政府给绑架了。”

蓬南镇政府多名负责人表示,经常受到何洪的骚扰,“他动不动就拿县领导来压我们,说跟他们很熟”。

网友评论想靠多孩过好日子

误了多少孩子未来

@禅茶:“只要一个出息了,一家人命运就改变了”,这让我想起网上那些急求凤凰男的奇葩事。拥有这类观念的人是可笑的。

@土豆因:父母趁着年轻不努力劳作改变生活,只想着把未来生活的重担寄托在孩子身上,自私愚昧无知。如果孩子能提前选择人生,他可能宁愿不来这个世上。父母错误的思想,苦了孩子。

@北岸91:有人竟然说这夫妇俩想的有道理?自己不努力,想靠生孩子过上好日子?怎么不想想,正是你们这种思维观念,误了多少这样孩子的未来,让他们一出生就陷入这“黑暗的陷阱”……

@守望石:在农村,一直存在“人多力量大”的思维方式。别过度批评这对夫妇,怎么给这种思维方式纠偏才是当务之急。

@宋松送:虽然觉得他们的想法太可笑,但是已经出现了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希望当地政府和村子能够帮一下他们。

@珍珠海湾:现在这个社会,养孩子是非常艰辛的,要让普通家庭愿意生孩子,生得起孩子,养得起孩子,首先就要改变人口观念。一方面应该推动社会生育观念科学化,另一方面,要让所有的孩子生长在一个机会公平的社会里。

@时无距:出息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一家人吃饱穿暖,只生一两个孩子岂不更好?多生不如优生,优生才能真正有出息。

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

河南郑州治疗甲亢专科医院

健肤胎记医院

治儿童癫痫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