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罩衣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伊朗要用管道突破制裁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7:48:12 阅读: 来源:罩衣厂家

伊朗要用管道突破制裁

伊朗半官方通讯社Fars日前报道,伊朗已经与叙利亚达成一致,修建一条穿越伊拉克、直抵叙利亚的天然气管道。但这条日均输气量近40亿立方英尺的管道却不会止于叙利亚,它将进一步向南延伸至黎巴嫩,最终取道地中海在欧洲南部登陆,加上伊朗——土耳其输气管道,在纳布科项目中备受冷落的伊朗将通过这两条全新管道“曲线救国”,主动叩开欧洲的市场大门。

伊朗的综合国力远在周边国家之上,但经济面貌却与波斯湾对岸的沙特、卡塔尔相去甚远,与其世界第二大油气国的地位显得极为不符。这与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持续遭受经济制裁有着直接联系,虽然这个强硬的中东国家就像一座不倒翁,几十年来从未屈服于西方国家制造的巨大压力,但接踵而至的各种制裁对伊朗经济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伊朗人要用得天独厚的能源优势治疗制裁带来的伤痛。

绕道进欧洲

伊朗天然气公司总裁贾瓦德·奥杰在接受Fars通讯社的采访中说,伊朗在与叙利亚签署管道建设协议的同时,已经征得了途经国家伊拉克的同意。这条全长1990公里的管道每天将向叙利亚输送38.8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但奥杰强调叙利亚不是管道的终点,之后还将从叙利亚继续向南铺设到黎巴嫩境内,直至地中海和欧洲。

叙利亚石油部长苏非安·阿拉维也向媒体强调,这条管道除了为叙利亚提供发电原料,还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除了向欧洲市场靠近,还将在地中海沿岸通过埃及管线进入阿拉伯天然气管道网络。但是随着穆巴拉克下台带来的政治不确定性,这条管线能否顺利进入埃及还是个问题。

而在此之前,土耳其国有石油管理局已于去年12月正式批准建设以伊朗为起点,经土耳其进入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美国合众国际社说,这一事件将在事实上使得伊朗冲破联合国制裁,实现向欧洲销售天然气的目的,因为最新的制裁并没有限制伊朗的油气出口。美国之前一直试图阻止伊朗和俄罗斯以中东和土耳其为跳板向欧洲输气,目前看来,起码在伊朗这一边,美国已经失败了。

伊朗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高达1045.7万亿立方英尺,仅次于俄罗斯,位居世界第二,但因为长期遭受制裁,能源基建投资严重匮乏,导致实际生产量非常低,目前的年产量仅为5.5万亿立方英尺。

欧洲从未真正放弃伊朗

在对伊经济制裁的问题上,欧盟始终顺应着国际社会的大流,但是在能源供应安全日趋严峻的背景下,欧洲人并非如很多媒体报道的那样,彻底放弃了伊朗。

事实上,自欧盟在2002年提出“纳布科”项目的概念以来,供气国的名单上从未缺少过伊朗。去年8月,“纳布科”项目的各参与方首次对外宣布,迫于政治压力将放弃建设伊朗的管道支线,但同时宣布土耳其每年将为纳布科提供1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对于天然气年产量仅为7.28亿立方米的土耳其而言,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意味着土耳其需要从俄罗斯或者伊朗进口天然气,而前者正在酝酿的“南溪”管道项目是纳布科的直接竞争对手,并且欧盟筹建纳布科项目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单一依赖,这部分天然气只能由伊朗提供。

当时俄罗斯《生意人报》在报道这一事件时就曾指出,针对伊朗的国际制裁并不影响土耳其提高伊朗天然气的进口量,而这些天然气很可能会以“土耳其天然气”的名义供应给纳布科管道。

欧盟至今未能真正解决纳布科的气源问题,今年1月才与阿塞拜疆敲定了一个没有具体数字的合作协议,土库曼斯坦方面也没什么动静,而伊拉克要想成为稳定的供气国尚需时日,这对于计划于明年开建的纳布科不是什么好消息。而扮演桥梁角色的土耳其一直是入欧积极分子,这个国家甚至将汽车车牌事先制作成了欧盟的样式,只待加入欧盟后贴上欧盟的标志,在“南溪”和“纳布科”之间,它最终倒向的一方很可能会是欧盟。并且土耳其对于伊朗的天然气开发也很有兴趣,特别是储量达1800万亿立方英尺的南帕尔斯大型气田,目前已有土耳其石油公司介入。

考虑到这些因素,一个可能存在的解释是,伊朗、欧盟、土耳其三方面曾私下里达成了某种共识,低调地通过管道将伊朗天然气送往欧洲。如此操作对于土耳其这个北约组织中唯一的穆斯林成员国而言,也不会特别为难,至少不会公开损害与西方盟友的关系。

制裁中求生存

事实上,建立在西方现代工业基础上伊朗石油工业底子并不差,但却鲜有黄金时期。上世纪初,英国石油企业以一纸不平等条约强行垄断了伊朗的油气开发大权,这虽说是赤裸裸的恶意掠夺资源,但却在事实上开启了伊朗的现代化石油工业。但除了得到美国大力支持的巴列维时代,伊朗的能源行业一直在磕磕碰碰中度过。1979年伊斯兰革命带来的政治动荡,以及随后的两伊战争,使得伊朗的油气产业遭受重创,之后的经济制裁则带来了更加深远的负面影响,特别是投资的缺乏,使得伊朗的发展远远落后于沙特等本应处于同一档次的国家。

自2006年以来,联合国安理会已就伊朗核问题通过了6份决议,其中4份涉及制裁措施。最新的一项制裁决定出现在去年6月,但舆论普遍认为,虽然此次制裁被视为“史上最严厉”,但是较美国单方面拿出的制裁草案还是弱化了很多,特别是将针对伊朗经济命脉——油气贸易的限制排除在外。这给了伊朗一个很大的喘息机会,如果两条管道都能如愿叩开欧洲市场大门,对于急需能源投资的伊朗将是个良好开始。

斩仙录安卓版

qqyouxi

玄真道

大奖彩票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