罩衣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罩衣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开我国电荒逐年加剧层层谜团

发布时间:2020-07-13 17:01:33 阅读: 来源:罩衣厂家

编者按:“电荒”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词,它也是近年来专家学者老生常谈的话题。然而,多年来“电荒”并没有因为社会各界的关注而得到缓解,相反,电荒在我国大体上呈现逐渐加剧的趋势。与往年六七月出现的季节性“电荒”相比,今年的“电荒”比以往来得早了不少,早在3月部分地区已经显现出“电荒”的迹象。5月24日,国家电网发布消息称:今夏电荒可能史上最重,多地已开始限电。

今年“电荒”来得早 或成历史最重年份

从今年3月开始,国内浙江、湖南、重庆和贵州等省市就出现电力供应紧张、电煤储备下滑的问题。因此,从三月下旬开始北方各煤炭发运港口动力煤市场价格普遍上涨,截至5月上旬,北方各煤炭发运港口动力煤价格连续7周上涨,从各港来港船舶和库存量方面看,部分动力煤货源紧缺,有的出现断货,船等货现象普遍存在。

据中国证劵报调查,目前全国已有湖南、湖北、江西、浙江、江苏、安徽、山西、陕西、河南、广东、四川等十余省遭遇缺电危机。值得注意的是,在出现“电荒”的省份中,湖南是全国“电荒”的重灾区,电力缺口将近1/3。国家电监会湖南电监办一位官员表示,湖南缺电已经十分严重,省内十家主力统调电厂大部分存煤都在警戒线以下,全省电煤库存以每日3万吨的量在下降,一些火电机组根本开不了机,包括湘潭、株洲一些大电厂,还有一些以检修名义报停。

目前湖南省路灯减半开启、霓虹灯不再闪耀、商场餐厅不开空调、市民争相购买蜡烛、娱乐场所贴封条断电、企业产能受影响,而且“电荒”正从局部逐步向全国范围蔓延。据中电联统计部主任薛静介绍,缺电省份已发展至中部、西部和东部地区,而且多为硬缺电,即缺少装机和煤、电输送不畅。

根据目前国内“电荒”蔓延形势,华中电网公司判断,我国电力供应正由季节性、局部性电力短缺转变为全年、全区域性电力短缺。并预测整个华中电网今年迎峰度夏期间,全网最大用电负荷12883万千瓦,同比增长15.9%,最大电力缺口822万千瓦。除四川省外,华中电网覆盖的湖北、湖南、河南、江西和重庆五省市都存在电力缺口,迎峰度夏电力供需形势非常严峻。

另外,华东地区浙江省遭遇了7年最大“电荒”,电力缺口大约为200万千瓦;江苏省也是类似情况,目前统调装机容量5728万千瓦,最大统调缺口16%;甚至连安徽这样的华东煤炭大省也出现了缺电,主要原因就是新机组投产少。除此之外,产煤大省的陕西省、山西省和用电大省的广东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缺点现象。

5月23日,在国家电网公司召开的迎峰度夏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电监会总监谭荣尧表示,6月份全国将进入用电高峰,预计高峰时段全国最大电力缺口将达3000万千瓦左右。这还只是国家电网经营范围内26省份的缺口,再加上各省级电网的供电缺口,今年夏季供电缺口要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据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帅军庆预测,今年是近几年电力供需形势最为紧张的一年,电力缺口总量可能超过历史上最严重的2004年。

探因:多重因素叠加

1.高耗能产业的集中复产

去年是“十一五”规划的收官之年,我国为完成各项节能减排目标,相关部门对“两高一资”产业强制执行的高差别电价,导致绝大部分高耗能产业去年下半年处于停产状态。随着节能减排目标的完成,今年不少地方产业政策出现松动,钢铁、水泥、电解铝、玻璃等高耗能产业产能得到集中释放,工业用电量快速大幅增加。一季度,化工、建材等高耗能行业的用电增长对全社会用电量的贡献率超过三成。

2.煤电价格不能联动 发电企业亏损

由于煤炭价格大幅度上涨,远高于电价调整幅度,造成火电企业“发电越多,亏损越大”,发电意愿不断下降,甚至出现煤电基地宁愿卖煤不愿发电的怪象。据广州日报报道称,诡异的供需失衡一边是供电能力跟不上用电需求,一边是很多地方的火电机组正在悄悄关闭,这种“诡异”的状况,实则源于畸形的价格机制,即“市场煤,计划电”。

我国目前的电力77%左右来源于用煤发电。煤价随市场供需波动持续攀升,而电价则受政府管制。如此一来,电煤价格飙升以及油价上升带来的电煤运输成本增加,导致电力企业发电成本升高。各大火电厂便陷入发电越多、亏损越大的尴尬境地,迫使很多发电企业纷纷闲置产能,减少亏损。

3.电煤运力不足 输煤变输电遇阻

上世纪60年代,我国曾提出“西煤东送,北煤南送”来解决能源分配不均问题,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东部和南部的用电量猛增,对电煤需求量也随之大增。为了解决长期以来电煤运力不足的问题,我国提出能源配置应从过度依赖输煤向输煤输电并举,加快发展输电转变,电力布局要由注重就地平衡向全国乃至更大范围统筹平衡转变。

而且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北电网名誉总工程师黄其励预测,未来10年东部新增负荷如果通过就地建设电厂平衡,将占用土地约1.3万公顷,每年二氧化硫排放增加150万吨,产生灰渣1.2亿吨。继续在东部地区大规模建设燃煤电厂,电煤供应将难以保证。“即使能运来煤,发电成本也无法承受;即使能发电,生态环境也不堪重负。”

但地方走不出电力就地平衡的怪圈。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控制东部地区发电发展规模有难度。即便没有新项目上马,地方可以申请火电厂扩建,电力装机容量仍会继续扩大。”

地方之所以自求电力平衡,电力行业专家分析认为,首先电厂投资扩建是GDP、税收主要来源,其二,地方经济发展对电力依赖性加大,地方政府不愿受制于人。但是,地方此举无疑是“饮鸩止渴”,电厂越多,所需煤炭资源越多,地方能源依存度不断扩大,煤与电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地方经济越发受制于煤电运输瓶颈。

4.南方遭遇严重旱灾 水电受限加剧电荒

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50年来罕见干旱,降水与多年同期相比偏少四至六成,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少年份。进入5月份以后,降水虽较前期略有增加,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等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与多年同期相比仍偏少二至四成。我国几大淡水湖鄱阳湖、洞庭湖、洪湖等水位创历史新低甚至告急。在这样的情况下,南方靠夏季丰水期发电的机组不得不关停,水力发电受到限制,给电力供应本就紧张的南方各省电力供应增加了更大的压力。

齐齐哈尔西服定做

资阳西装定制

高安定制工服

许昌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